欢迎光临陶联资讯

|当前位置: 本站首页 >> 社会 >> 专访|编剧何冀平:我写东西,格儿得一直在那摆着
专访|编剧何冀平:我写东西,格儿得一直在那摆着
作者:匿名 来源:陶联资讯  点击:[2488] 日期:2019-10-25 17:10:26

三十年前,凭借《好运大厦》和《世界一楼》搬到北京的编剧何继平决定离开北京去香港。当她离开去和雇主道别时,她一进门就哭了。于是之也流泪了,并写信给她签了001号,一个医院外的特别编剧。这是历史上第一次将“特别编剧”应用于北京人民的艺术。一家很大的报纸也对这篇文章投以不悦的目光,“如果她离开自己的本土文化,她还能做什么?”

三十年后,何继平现在手头上至少有2021年。她说,她不希望“在不到两个月的时间内回到北京”。今年九月,她在北京和上海呆了整整三周,一边放映电影《决定性时刻》,另一边放映大戏《德林和慈禧》。这两本书都是她写的。她的手掌和双手沾满了肉。何继平非常忙。

根据《决战时刻》的剧照,唐国强扮演毛泽东。

《世界一楼》(1988年)和《德林与慈溪》(1998年)是何继平的两部作品,何继平生来就是戏剧的剧作家,拥有最高的公众意识和声誉。对于前者,她已经努力收集资料三年了,对“五子行”烤鸭馆的欢迎被送到了江湖上一个看似遥远的地方。写作时她在北京。后者是在她去香港南部旅游八年后写的。1997年前夕,后者的主题是渴望回到她小时候居住的皇城。无论如何,前后,这两个剧本都是关于“在皇帝脚下”。9月13日,保利剧院、北京、卢燕、黄慧慈和蒲存信的《德龄与慈禧太后》版本关闭。这位93岁的“老佛爷”对此只字未提,但呼吁“李连赢”和“宣布金牌的编剧何继平上台”

《德林与慈溪》(卢燕饰演)和《光绪》(蒲存信饰演)。王柯达的照片

“我还能说什么?屈膝,送一份大礼物!”当谈到这个精彩的故事时,何继平笑了。在她看来,《德林与慈禧太后》是《双一(第一)》和《当我写作时,我是平等的,但在主题上我以德林为第一,所以叫做《德林与慈禧太后》。德林打破了紫禁城的陈规,从一开始就把慈禧太后带入了(可接受的)君主立宪制。她代表着黎明和活力。”

也许不知不觉中,何继平自然会对这个罪犯有更多的同情。当她还是个孩子的时候,她住在天安门广场西侧的一个四合院里。由于人民大会堂的建设,拆迁搬迁到了“偏远”的龙潭湖。住在巷子里的同学不喜欢她整天穿着皮鞋和整洁的衣服。他们还听说她的父亲在香港,他们都谈论那个看起来太温柔的女孩是一个“特别怀疑(可疑间谍)”。她童年的阴影被投射到剧中。德林第一次进宫时,王后的女仆冷冷地看着她。他们也从头到脚感到厌恶:西方羽毛怎么能代替满族妇女发髻上的扇形“旗头”?中间的鞋跟怎么能放在脚底发光的“花盆底”的鞋跟上呢?!

高中入学考试那年,何继平以满分的成绩被顶尖名校“师范大学附属女子高中”(现为北京师范大学实验高中)录取。当时,李宗仁已经从海外回来定居。何继平的父亲也属于“贵溪”班。当两个家庭自然变得非常熟悉时,他负责李宗仁的财务。“我当时住在北京李宗仁的家里。我每天乘红旗车去上学。我很抗拒。我从来不敢在学校门口下车。它太显眼了。当时街上有几面红旗。但是我爸爸仍然是个官僚。岳父李还说,他必须发送,不仅发送,而且接收。”何继平说。

蒲存信在电影《决战时刻》中扮演李宗仁

何继平也没想到,50多年后,他会在剧本中再次遇到和蔼而英勇的“岳父李”——1949年南京国民政府代主席李宗仁。在她看来,接手电影《决定性时刻》的剧本写作任务是一个不可忽视的情感和理性问题。虽然这是第一次测试红色主题电影的编剧,而且这部电影剧本涉及的所有当事人都死了,无法通过面对面的采访收集数据,但过去的因果报应仍然让她比同龄人的“后代”更自信、更坚强地勾勒出人物的轮廓。

“决定性时刻”的英文名称是“毛泽东1949”。在编剧舒欢看来,在试图描绘一个伟人的形象时,这部电影并没有失去配角的存在。让他感到耳目一新的是毛泽东花时间在梨园听梅兰芳的歌剧。“艺术家见到伟人并不是通常的反应。我看到的是两个伟大人物之间自然而正常的交流,没有任何意义说所有的星星都有必要把月亮抱在一起。”毛泽东就像一个粉丝。梅兰芳看到主席坐在他的更衣室里,只是感到震惊,但接下来的反应非常平静和恰当。“没有喏喏的颜色,有安详的气质,自然的结局取决于童年的朋友。何继平戏剧《世界一楼》的前言是由著名剧作家吴祖光写的。老人笔的第一句话是,“季平看着我长大的。当成年人见面时,他们经常见到她。"

贺继平是一个有北京气息的老派人物,他的作品和其他作品都很有名,因此受到老一辈人的欣赏和年轻一代的追求。值得称赞的是电视剧《德林与慈溪》对年轻人的神奇之处——1998年在香港的演出中,一名二年级小学生在课间休息时拒绝上厕所,担心自己会错过下半场的开场。在刚刚结束的北京和上海之旅中,一名北京观众连续五天买票来追逐这部戏。9月11日北京保利首次亮相时,导演郭宝昌和田壮壮坐在作者后面,而写《大宅门》的郭宝昌在下半场开始前喃喃自语,“为什么这么多年轻人来剧院?”

何继平对此表示怀疑,后者考虑周到。“读完引言后,女孩们可能会觉得自己像《颜夕宫的故事》,但她们会发现事实并非如此。”《德林与慈禧太后》在中国戏曲和北京师范大学的许多学生戏剧俱乐部上演之前并没有在大陆上演。如果孩子们喜欢,他们可以玩。我不会向他们提及版权。”在何继平看来,他的戏剧从未偏离时代。而这种渴望不像德灵在皇宫里说的那样,“让我试试,我想试试……”

何继平

[对话]

“我不能忍受被人钦佩。”

澎湃新闻:不管你的文学成就如何,你在编剧界以从不拖延选秀而闻名。就我个人而言,我对你是如何做到的非常好奇。

何继平:不推迟选秀可能和我的性格有关。例如,我约会从不迟到,而且我通常早到。我会再次履行我的承诺,我一次也不会食言。这是从童年到成年的习惯。那天给了我一个交它的日期。姜文很惊讶,说他从未见过这样的编剧。我去了香港后,这成了一种契约意识。我每天写一集,一集有10,000多字。在我写完这集并传真给工作室后,我拿起它并把它拿走了。我不需要查找信息来写这样一个主题。我可以坐在那里写字。尽管写得很紧,质量仍然有保证。《一千零一次》的作词人贡敏和这部戏的制片人曹敬德都说最好的是我写的20集。

澎湃新闻:你能介绍一下你的日常写作习惯吗?

何继平:我每天正常工作,早餐后坐在电脑前。因为在香港,我很久以前就开始用电脑写作了。那时,我还是一台大台式电脑。我与众不同。我没有必要一有灵感就写下来。一旦我有了主意,我就不会写下来。我放下我的写作,做些别的事情。我很开心。

澎湃新闻:你抵达香港后,著名的剧本是徐克的《新龙门客栈》。你能解释一下这种合作的起源吗?

何继平:我到香港后,在银都代理有限公司当编剧,当时我写了五六本笔记本,但都没有拍下来。不是因为我写得不好。因为我还没有出现,我还在想我是否应该吃这碗米饭。这时徐克来找我。他在读完《世界一楼》后,坚持要写《新龙门客栈》。你认为他已经是香港的最高导演,付给我几十万港元,这在业界也是很高的。关键是人们特别欣赏我。我不能坚持这一点,说以前没有私人关系。后来,在一次晚宴上,石南生迎接了客人。所有在场的人都是外国人。徐克对我说,“我和他们没什么可说的,所以我会打电话给你。”

澎湃新闻:在大陆长大,京派写作触手可及。在香港呆了几年后,你可以立即融入那里的写作环境。你认为这有什么好处?

何继平:当我还是个孩子的时候,我家有很多书,我相对自由地阅读。后来,我独自向家人捐赠了3000多本书。这个家庭一定有什么启迪作用。1949年以后,这个家庭仍然很富裕,但是我没有错过这一代人应该有的任何经历。我去农村插队,在城市工作。因此,无论我在哪里写东西,有一点是它永远不会庸俗。Gerd必须一直把它放在那里。我也有可以笑的东西。从开始到结束,在世界的第一层有笑声。德国时代和慈禧太后也是如此。我会让光绪皇帝说“你好”,慈禧太后用谄媚的声音说“吓坏了”?“吓屁”,我的工作从来不无聊。

澎湃新闻:在香港创作了近10年的电影后,你写了戏剧《德林与慈禧太后》。你能回顾一下这段时间的变化吗?

何继平:1997年,香港话剧团邀请我做常驻编剧。当时,只有两位常驻编剧,一位是杜国伟,另一位是我。当我第一次来到香港时,我想去香港话剧团,这样我正在做的工作就被接管了。当时,《世界的第一层》享有很高的声誉,他们都知道这一点,但没有问我,资本主义社会对支持关系和开门不感兴趣,我也不感兴趣。他们在1997年来找我,当时我是银都的编剧,是一名终身雇员。剧目轮演剧院的艺术总监杨石碰告诉我这没关系。你可以在银都继续。这里只有一个条件。一年一部大型电影就足够了。1997年,与八年前我来香港相比,香港人已经对内地文化有所了解。许多人也开始学习普通话。香港人一向务实,希望更多了解中国。当时,我被要求提供主题。我提交了两份文件,其中一份想写关于香港回归后英国驻军的情况。他们选择了“德林和慈溪”。

徐克说,“我呼吁宽容。”

澎湃新闻:1997年,没有清朝戏曲与皇帝和官员相匹配的趋势,如“德林和慈禧太后”。你当时觉得这个故事怎么样?

何继平:我不喜欢从秦征大厅出来写军事部门(写高层的政治斗争)。此外,清朝的历史基本上是暗淡的。只有德龄在清宫与慈禧太后相处的那段时间阳光明媚,温暖如春。我真的很想写它。

澎湃新闻:你能告诉我们这出戏当年首次上演的场景吗?

何继平:《德林与慈禧太后》于1998年在香港文化中心的小剧场上演。大剧院因中国戏剧节而赋予人类艺术“古董”。小剧院真的是个大地方,所以这出戏的特点是有更多两个人的戏。因为没有布景,完全由太监和女仆来组成布景。慈禧太后的第一个版本由卢燕扮演。在最后一幕中,她躺在一张龙床上,舞台顶部挂着一张窗帘来盖住龙床。这出戏小巧精致到了极点。仅窗帘就花了40万元。剧中的龙袍是手工刺绣的。

澎湃新闻:据说《德林与慈溪》在香港更受欢迎。香港人更认同德林吗?

何继平:余德龄出生于满族贵族,他的思想完全西化,与香港历史相似。香港人非常喜欢这出戏。他们出售第一场演出的公共汽车票,每天增加几排,所以最终的票房是100%。徐克看到它时哭了。石南生告诉我,他会坐在那里哭。看完我们的宵夜后,徐克说:“我今天一定要把你灌醉。”他太激动了,我问他你的眼泪在哪里?他说,“我呼吁宽容。”该剧的剧本后来被纳入香港中学生的教材。我想是因为每个人都喜欢德林,她的真诚和天真,她的宽宏大量,以及她在皇帝面前不谦虚。

澎湃新闻:上海大剧院这次将使用实名制购票。你能比较一下香港的戏剧市场吗?

何继平:香港根据年度计划提前购票。明年的戏剧将上演。如果我答应在香港写一部戏剧,我就必须写,因为票已经卖完了(众笑)。香港政府戏剧团都提前一年开始售票。民间剧团也提前两个月售票。香港政府不会干预剧团的创作方向,即会提供财政支援。然而,他们的问题是演出将在基本演出后完成,经典作品将不会保留。我的剧本不会夸口说所有的部都走在经典的台阶上,但它不会在香港的基本演出之后上演。这似乎已成为香港的普遍做法。《世界的第一层》(The First Floor of the World)可以在人类艺术中表演30年,人类艺术中有许多经典作品,有些戏剧几年后就会上演。《世界一楼》并没有停止,而是一直在上演。仍然很难找到今年四月在大剧院演出的完整门票。“德林与慈溪”在香港是个例外。前后已经表演了六次。有三个慈溪和四个德林。我最喜欢的是黄慧慈。

黄慧慈扮演德林。王柯达的照片

"余德龄没有做的,这部戏做了."

澎湃新闻:这次国内演出是香港话剧团和天津人民艺术的合作,我注意到你有很多决定要做。

何继平:戏剧不同于电影。电影是导演的艺术。然而,戏剧是以剧本为基础的。无论导演导演什么,编剧都必须放在编剧前面。谢幕前编剧必须在舞台上。这是规矩。如果我以前不写信,我会辞职。不是给我的。规则是一样的。我不能违反规则。否则,我会告诉我的同事什么?这一次制片人董力说,何继平是这部戏的核心,剧本是核心。我决定执导司徒慧焯。黄慧慈仍在扮演德林。我知道这里有大明星,但我坚持要她上场。我对黄慧慈最满意的是她没有演戏。她骨子里天真、浪漫、真诚。你认为慈溪是谁?她一眼就能看穿人。因此,我需要一个可靠的年龄。

《德林与慈溪》在香港第二次重新上演,并被改成了文化中心的大剧院。相应地,我也在更大程度上改变了花样模式,这与保利的(监管)表现大致相似。在舞台效果上,舞蹈的美已经完全改变了。观众可以欣赏世界东部的阴阳概念。圆形光轨就像日晷,象征着时间的循环。在月夜,它也有点像天空中的一轮明月。我最喜欢舞台中央的龙柱,可以有很多解释和不同的理解。编排由香港的王建伟设计,张郭勇的灯光在剧中重复了七次。香港被称为“灯神”。

澎湃新闻:与过去相比,你创造的慈禧太后展现了女性对欲望和爱情的渴望。可以说,很难最终接受君主立宪制。你是如何掌握这项措施的?

何继平:慈禧太后在历史上严重昏厥。其中一个主要原因是康有为为她的生活安排了许多“黑色材料”,以发泄她在国外的愤怒。我不会为慈禧太后翻案。她在历史上的所作所为是不可推翻的,比如用北洋水师的军费去修缮颐和园。然而,八国联军入侵中国后,她想了解西方。这时,德林出现了,带来了一些她想知道但从来不知道的东西。在此期间,慈禧太后确实颁布了一些改革和重组措施,废除了科学研究、解放小脚、女子学校和出国留学都是在此期间实施的。慈禧太后去世前,她有一个遗诏,要求德林的父亲和五位大臣去西方检查君主立宪制。然而,她在去西方之前被革命党暗杀了。这些都是后来的故事。慈禧太后与荣禄之间的感情是野史中众所周知的一部分。这两个人确实是儿时的朋友,但容闳不可能在剧中呆在皇宫里。我写这篇文章是为了说明德林和慈禧太后的思想冲突。首先,其他人看到它时不得不假装没看见,但德林不会说谎。相反,她的率直让慈禧太后反思并开始公开接受她的内心感受。

澎湃新闻:就余德龄的《清宫两年》而言,你在追随历史和理性想象之间有什么平衡?

何继平:在那本书里,余德龄自己说:“我站在慈禧太后的龙床旁,心想,要是我能利用我当时的地位做得更多就好了!”实际上她没有做,但我可以在剧本里做,这就是我想给角色的新想法。事实上,我没有写太多关于德林天真的方面。真正的德林绝对不同于剧中的德林。例如,她是如何管理光绪的?甚至递给他一张纸条?你怎么敢?在书中,德林没有做政治工作,但戏剧冲突需要这个高潮,我开始了合理的想象。在上海演出后,文房·易(姜红脸的编剧)暗示她仍然喜欢电影剧本中的台词:“站在老佛爷百货的龙床旁,我想,总有一天人们会翻过这段历史,我们不能就这样把它留在空白中。”

澎湃新闻:当北京落幕时,你说你的创作经历是“真诚来自每一个字”。但是你的写作技巧是什么?

何继平:还有一些写作技巧,但这个想法更重要。如果你相信这出戏是关于什么的,那就把故事讲好。其他的情感符号,比如德龄和光绪,可以被提出来,但是它们永远不能被发展。否则,这出戏就不可能了。


@2019 陶联资讯 版权所有